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《蛇皇》
《蛇皇》

蛇皇(限)1_1??初遇



(正文)

青山苍翠盎然,驻立在深山翠领间的庙宇,口耳相传著神奇的故事...

她是个美豔如霜的美人,有多少公子爷踏破门槛,想要能得到美人芳心!

至从她十五岁後媒人不断了来说亲事,但都被回绝。

她的父母亲因她的女儿太美了,所以逼她练习武艺轻功,打不过坏人就逃逸!

话说!在她十岁时跟著母亲进香,自己贪玩误入後山丛林内,看见一个非常高大壮硕满脸胡须看不清他的容貌,她吓坏了,以为是熊她想要逃走…

因为从没遇过如此的绝色美人,他也一时之间愣住了,当不见小女娃的身影时他才纵身展轻功不费吹灰之力,就逮到小美人。

[啊放手…呜呜! ]她吓坏了大叫,被捂住口。

[小美人!别害怕!我不会伤害你的…]他抱著怀中挣扎不已的小女孩,竟让自己不想放手,想要拥有她。

他的胡须在她细嫩的脸上留下红红的痕迹。

[呜呜…]

[告诉我名字,我就放了你]

[宛儿…]她娇颜怯懦的说。

[全名]他微怒著。

[许宛儿]她害怕地轻抖著。

[你几岁?] 闪烁异样的深眸。

[十岁...]吓得不知所措。

[嗯很好…如果发现你骗我…我会狠狠地处罚你…]

她点点头…她吓得根本忘了要撒谎。

[好!真乖,六年後你十六岁了我会在来找你…]

[啊! ]她无知得瞪大眼眨动著。

[这个给你]他拉起她的小手硬是套上一个长得很奇怪的手环在她的手上。

[这个手环…只有我可以解下,不然除非我死,不然她会像有生命一样,跟你一起长大]

说完转身走人。

她呆若木鸡的,看著手环,口儿张了又闭。

她安静的跟著回家,暗处有个像熊一样满脸落腮胡的男人跟著马车,知道小女孩的住处。

至从那次後女孩主动的认真学武,手上的手环用各种方法都那拿不下来。

只要有人要拿下来,他就紧紧的收缩在女孩细致的皮肤上,让女孩痛苦的受不了,最後她放弃的。

她要杀了那只熊,才能自由。

岁月如梭,平安过了一年,小女娃也渐渐淡忘时....

隔年当生辰那天,半夜有个高大的黑影来到女娃的床边,看著白里透红的小脸

他忍不住低头轻吻著她娇嫩的唇,她瞬间睁开眼,面对之前的大熊样的人

[吵醒你了…]她没有害怕,只有惊讶。

他转身要走…[等一下]女孩说。

[有事吗? ]他真是欣赏极了,她又美又充满智慧的神情,让自己更喜爱的紧。

[可以帮我拿掉这个手环吗! ]她童稚的声音问著。

[不可以…]他无表情,也看不清他的表情,他满脸被胡须覆盖住只’露出锐利的双眼与嘴唇。

[今天是我生辰,求你都不行吗? ]她谨慎地问。

[不可以!以後都不许再提…]他强烈的瞪著她,如果其他孩童早就吓哭找母亲了。

[……]

只有她虽怕但很镇静,眼睛眨动著…掩护著自己想哭的感觉。

他转身离去,她闷在棉被里哭泣著,蛇王他听见但是还是大步的离开女孩。

她更努力拜师学武,他的师兄们,都好喜欢这个美丽如仙子的女孩。

但她的眼中没有任何人,只有不停的练武让自己变强,能杀死那个害她做恶梦的大只熊。

十二岁的生辰那夜里,她知道他来了,她躲在棉被里…他静静地离去。

但却是在桌上看见一包草药,留下字条写著这药的方子,还说再过三个月可能暴发疟疾这是特效药[哼!疟疾…神经! ]

他不担心自己的小美人,因为她有手环护身,他怕她的家人得病让自己守护的美人痛不欲生。

他发现小美人的心思会左右自己的感觉,像上次她的哭泣,他心竟然微微泛酸。

三月後真的暴发很严重疫情!她想到那包药与字条,而救了很多乡民,连其他的地方也来这儿求药,所以这药广泛传开,她也被乡亲们敬重为女神娃。

她否认也没用,她也懒得回应了。

※ ※ ※ ※ ※

宛儿因自认武艺高强,她经常一个人带著面纱出外。

这天遇到一直占据一方的土匪,他们把她团团围住,她一一打败他们全倒地哀豪著。

正要走时却被一个快如闪电的黑影,揭开黑面沙帽子[啊…]

她火怒著瞪著眼前的大汉,脸上有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痕在脸上,凶恶的眼光色欲薰心的「哈哈…居然是难得一见的小美人」

倒地的手下们,眼精都看直了「老大!真美]」

这辈子还没见过这样的美人…







蛇皇(限)1_2七个壮汉VS小女子

深山中七个壮汉VS小女子。

这个有可怕刀疤的男人,居然是他们的土匪头子,饿狠狠的眼神好像要扑过来撕裂她的感觉,她微颤栗著,但眼神还是不示弱的看著男人。

「啧啧! …有胆识!标致的小姑娘」

他欣赏著,一般人都不敢看庵的脸,甚至吓哭…她却冷静异常。

被打倒在地上的男人都慢慢起身,围著她目前的状况对她非常不利。

而且这个刀疤头子,武功也不弱,她心惊想要速战速决…

她开始拿剑攻向刀疤,一一被刀疤躲过「哈哈哈…娃儿武功不错」

他看得出女子的武功,只是缺乏实战经验,假以时日必定比他还高深。

男人一边闪避著她的进攻,但也时而吃吃小豆腐,摸著她的圆翘的臀。

「啊…可恶! …恶贼」她气愤不已还没人敢,这样对她。

她的气愤好像,她的手环也感应到,竟然开始转动著…他们都没发现。

她再一次要刺杀他的胸膛时,被他挡下瞬间剑被他夺下,反过来拿著她的剑抵住她的咽喉处「你…」

「哈哈哈…小美人!还是落在我手中…真美! 」他的大手触摸著,她粉嫩的脸颊!

「你…要杀要剐…随你…」她气愤的,连他都打不赢,如何杀大熊。

「啧啧…我怎麽舍得,乖乖跟著我!一定让你吃香喝辣」

「哼!休想…」她火怒著美目,这时手环居然张开眼睛,瞬间扑向刀疤的脸上攥进他的鼻子内「啊啊…」男人捂住脸痛苦地,在地上打滚,痛苦的哀号声。

「老大!老大! 」手下都吓坏了!

没多久男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全身发黑…一条会发光的银白蛇钻出来。

其它人吓得鸟兽散…

只留下女人也吓呆了,看著自己的手环不见了,地上的银白蛇瞪眼向著女人挪动著,她却一步步退「你不要再跟著我…」

最後展轻功逃逸,只见银白蛇也飞升而行,当她体力不支的在树上暂歇时她发现手环不知何时又回到她手中,变成一个普通的手环。

「啊啊…」她气得大叫著。

自从她知道这手环是只蛇变的,而且还是活的,她就异想天开的试著跟他说话。

但是他依然是不动。

「银白蛇,你好美唷…那你一定有伴侣,你不会想他吗! ? 」

她发现手环好像微动一下,她再接再励的说「我带你去找他…好吗! 」

手环转动了,她惊讶的看著,他张开眼睛「£$¥ showmylist(artdown) 上一篇:替姊姊性教育
蛇皇(限)1_1??初遇



(正文)

青山苍翠盎然,驻立在深山翠领间的庙宇,口耳相传著神奇的故事...

她是个美豔如霜的美人,有多少公子爷踏破门槛,想要能得到美人芳心!

至从她十五岁後媒人不断了来说亲事,但都被回绝。

她的父母亲因她的女儿太美了,所以逼她练习武艺轻功,打不过坏人就逃逸!

话说!在她十岁时跟著母亲进香,自己贪玩误入後山丛林内,看见一个非常高大壮硕满脸胡须看不清他的容貌,她吓坏了,以为是熊她想要逃走…

因为从没遇过如此的绝色美人,他也一时之间愣住了,当不见小女娃的身影时他才纵身展轻功不费吹灰之力,就逮到小美人。

[啊放手…呜呜! ]她吓坏了大叫,被捂住口。

[小美人!别害怕!我不会伤害你的…]他抱著怀中挣扎不已的小女孩,竟让自己不想放手,想要拥有她。

他的胡须在她细嫩的脸上留下红红的痕迹。

[呜呜…]

[告诉我名字,我就放了你]

[宛儿…]她娇颜怯懦的说。

[全名]他微怒著。

[许宛儿]她害怕地轻抖著。

[你几岁?] 闪烁异样的深眸。

[十岁...]吓得不知所措。

[嗯很好…如果发现你骗我…我会狠狠地处罚你…]

她点点头…她吓得根本忘了要撒谎。

[好!真乖,六年後你十六岁了我会在来找你…]

[啊! ]她无知得瞪大眼眨动著。

[这个给你]他拉起她的小手硬是套上一个长得很奇怪的手环在她的手上。

[这个手环…只有我可以解下,不然除非我死,不然她会像有生命一样,跟你一起长大]

说完转身走人。

她呆若木鸡的,看著手环,口儿张了又闭。

她安静的跟著回家,暗处有个像熊一样满脸落腮胡的男人跟著马车,知道小女孩的住处。

至从那次後女孩主动的认真学武,手上的手环用各种方法都那拿不下来。

只要有人要拿下来,他就紧紧的收缩在女孩细致的皮肤上,让女孩痛苦的受不了,最後她放弃的。

她要杀了那只熊,才能自由。

岁月如梭,平安过了一年,小女娃也渐渐淡忘时....

隔年当生辰那天,半夜有个高大的黑影来到女娃的床边,看著白里透红的小脸

他忍不住低头轻吻著她娇嫩的唇,她瞬间睁开眼,面对之前的大熊样的人

[吵醒你了…]她没有害怕,只有惊讶。

他转身要走…[等一下]女孩说。

[有事吗? ]他真是欣赏极了,她又美又充满智慧的神情,让自己更喜爱的紧。

[可以帮我拿掉这个手环吗! ]她童稚的声音问著。

[不可以…]他无表情,也看不清他的表情,他满脸被胡须覆盖住只’露出锐利的双眼与嘴唇。

[今天是我生辰,求你都不行吗? ]她谨慎地问。

[不可以!以後都不许再提…]他强烈的瞪著她,如果其他孩童早就吓哭找母亲了。

[……]

只有她虽怕但很镇静,眼睛眨动著…掩护著自己想哭的感觉。

他转身离去,她闷在棉被里哭泣著,蛇王他听见但是还是大步的离开女孩。

她更努力拜师学武,他的师兄们,都好喜欢这个美丽如仙子的女孩。

但她的眼中没有任何人,只有不停的练武让自己变强,能杀死那个害她做恶梦的大只熊。

十二岁的生辰那夜里,她知道他来了,她躲在棉被里…他静静地离去。

但却是在桌上看见一包草药,留下字条写著这药的方子,还说再过三个月可能暴发疟疾这是特效药[哼!疟疾…神经! ]

他不担心自己的小美人,因为她有手环护身,他怕她的家人得病让自己守护的美人痛不欲生。

他发现小美人的心思会左右自己的感觉,像上次她的哭泣,他心竟然微微泛酸。

三月後真的暴发很严重疫情!她想到那包药与字条,而救了很多乡民,连其他的地方也来这儿求药,所以这药广泛传开,她也被乡亲们敬重为女神娃。

她否认也没用,她也懒得回应了。

※ ※ ※ ※ ※

宛儿因自认武艺高强,她经常一个人带著面纱出外。

这天遇到一直占据一方的土匪,他们把她团团围住,她一一打败他们全倒地哀豪著。

正要走时却被一个快如闪电的黑影,揭开黑面沙帽子[啊…]

她火怒著瞪著眼前的大汉,脸上有一条像蜈蚣一样的疤痕在脸上,凶恶的眼光色欲薰心的「哈哈…居然是难得一见的小美人」

倒地的手下们,眼精都看直了「老大!真美]」

这辈子还没见过这样的美人…







蛇皇(限)1_2七个壮汉VS小女子

深山中七个壮汉VS小女子。

这个有可怕刀疤的男人,居然是他们的土匪头子,饿狠狠的眼神好像要扑过来撕裂她的感觉,她微颤栗著,但眼神还是不示弱的看著男人。

「啧啧! …有胆识!标致的小姑娘」

他欣赏著,一般人都不敢看庵的脸,甚至吓哭…她却冷静异常。

被打倒在地上的男人都慢慢起身,围著她目前的状况对她非常不利。

而且这个刀疤头子,武功也不弱,她心惊想要速战速决…

她开始拿剑攻向刀疤,一一被刀疤躲过「哈哈哈…娃儿武功不错」

他看得出女子的武功,只是缺乏实战经验,假以时日必定比他还高深。

男人一边闪避著她的进攻,但也时而吃吃小豆腐,摸著她的圆翘的臀。

「啊…可恶! …恶贼」她气愤不已还没人敢,这样对她。

她的气愤好像,她的手环也感应到,竟然开始转动著…他们都没发现。

她再一次要刺杀他的胸膛时,被他挡下瞬间剑被他夺下,反过来拿著她的剑抵住她的咽喉处「你…」

「哈哈哈…小美人!还是落在我手中…真美! 」他的大手触摸著,她粉嫩的脸颊!

「你…要杀要剐…随你…」她气愤的,连他都打不赢,如何杀大熊。

「啧啧…我怎麽舍得,乖乖跟著我!一定让你吃香喝辣」

「哼!休想…」她火怒著美目,这时手环居然张开眼睛,瞬间扑向刀疤的脸上攥进他的鼻子内「啊啊…」男人捂住脸痛苦地,在地上打滚,痛苦的哀号声。

「老大!老大! 」手下都吓坏了!

没多久男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全身发黑…一条会发光的银白蛇钻出来。

其它人吓得鸟兽散…

只留下女人也吓呆了,看著自己的手环不见了,地上的银白蛇瞪眼向著女人挪动著,她却一步步退「你不要再跟著我…」

最後展轻功逃逸,只见银白蛇也飞升而行,当她体力不支的在树上暂歇时她发现手环不知何时又回到她手中,变成一个普通的手环。

「啊啊…」她气得大叫著。

自从她知道这手环是只蛇变的,而且还是活的,她就异想天开的试著跟他说话。

但是他依然是不动。

「银白蛇,你好美唷…那你一定有伴侣,你不会想他吗! ? 」

她发现手环好像微动一下,她再接再励的说「我带你去找他…好吗! 」

手环转动了,她惊讶的看著,他张开眼睛「£$¥